翻页   夜间
典藏书城 > 陈飞赵初然免费阅读 > 第397章 屎盆子扣得好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dcshu.com
    
  唐龙勃然大怒,起身一脚踹在了唐小波身上,自己由于重心不稳,差点栽在地上。

  叶飞见状,赶紧上前扶住了唐龙。

  唐龙简直气得眼冒金星,头大如牛。

  都这个时候了,唐小波还想不承认,还想抵赖。

  “逆子,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,你才开心?”

  唐小波为了那杨家丰厚的回报,他也只能横下心来,把这出戏演到底了。

  他哭丧着脸,“爸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,就算你打死我,我也这么说。”

  “你!”唐龙已经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了,看来只能严刑拷打了。

  “来人,给我家法伺候!”

  叶飞急了,唐小波平时对他还不错,关键时候,要是唐小波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以后唐龙退休了,他还得仰仗唐小波混口饭吃呢。

  “唐爷,息怒啊,我看少爷对于这件事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
  唐龙坐在凳子上,喘着粗气,瞪了一眼叶飞。

  “叶飞,我唐家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?”

  叶飞吓得退后一步,闭上嘴巴,不再说话。

  唐小波眼珠子一转,急忙问道:“爸,到底是谁告诉你的?万一是我们的仇家想报复我们才弄的这一场好戏,可不能便宜了他们啊,你可得要想清楚啊,我可是你唯一的单传,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唐家就绝后了啊。”

  是啊,唐小波是唐龙老来得子,要是现在真的弄出个什么意外,日后,他归西了,还有什么脸面见唐家的列祖列宗?

  唐龙不吭气了,坐在凳子上,唉声叹气。

  不管这件事是唐小波所为还是仇家的陷害,既然已经发生了,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如何弥补赵家的损失,以及如何平复陈飞的心情。

  他瞄了一眼陈飞。

  只见陈飞神情淡漠,似乎不相信唐小波说的话。

  为了能平复陈飞的心情,以及为了唐家的未来,唐龙突然下了一个决定。

  这个决定要是被传出去,绝对轰动恒城,成为饭后茶余讨论的对象。

  他直接起身,来到陈飞面前。

  扑通一声。

  他跪了下来。

  是的。

  一个即将退休的江湖大佬跪在了陈飞面前,而且态度还很诚恳,没有人强迫他。

  这一跪,让陈飞错愕的愣了一下。

  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要是跪在陈飞面前,他都受不起,何况唐龙还是江湖的大佬,这要是传出去,恐怕有不少人会为唐龙打抱不平的。

  陈飞淡淡道:“唐老头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还不快起来,想让我折寿吗?”

  只见唐龙诚恳道:“陈总,不管唐小波有没有派人偷袭天盛地产公司的工地,不管唐小波是幕后主使,还是我唐家被仇人陷害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希望陈总看在我的份上,饶了唐小波一回,我向您保证,不会再有下次。”

  陈飞语气冷了几分,“唐老头,有什么话起来再说,你要是再不起来,我马上就走。”

  唐龙看着陈飞有些生气了,而且从他的口气中,这件事好像还有商量的余地。

  他可不想就此得罪了陈飞,手一伸。

  叶飞见状,赶紧过来把唐龙扶了起来。

  然后唐龙对着陈飞不确定地问道:“陈总,那您的意思?”

  陈飞站了起来,双手背负,看了看唐龙,又扭头看了看唐小波。

  心想,唐龙为了他的儿子可谓是操碎了心,唐龙这样的人,能坐到江湖大佬的位置,的确有他的过人之处。

  而唐小波,在唐龙的寿宴上,虽然百般刁难我,但也是为了他父亲的名声,算是个孝子。

 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,唐龙又亲自做了保证,陈飞也不打算再追究下去。

  他淡淡道:“唐老头,看你态度这么诚恳的面上,我倒是可以原谅你。”

  “但是,至于我老婆,以及赵家人肯不肯原谅你们,就要看你和你儿子的表现了。”

  “还有要是以后再发现类似的事情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“老三我们走。”

  说完,陈飞和方三便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。

  听到陈飞这样一说,唐龙连连点头称是,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深深的吐了一口气。

  看来这件事很快就能摆平了。

  而还跪在地上的唐小波,此时,阴笑一闪而过,他的死不认账让他逃过一劫。

  不过,敢让他父亲跪在陈飞面前,这个仇他早晚要报!

  更何况,杨家现在也想让陈飞死,不但报了仇,还能得到钱,这种好事,他怎么能放过?

  唐龙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唐小波,“小波,还跪在地上干什么,过来吃饭。”

  “等会买点礼物,明日随我去赵家。”

  唐小波连忙起身,坐在桌上吃了起来,问道:“爸,明日去赵家干什么啊?”

  唐龙直接用筷子打了一下他的脑袋,“看你干的好事,没听到陈飞说吗?他原谅了我们还不算,要赵家原谅了才行,特别是他老婆赵楚然。”

  “哼!以后就给我老实待在家里,哪里也不准去,听见没?!”

  唐小波头一歪,喃喃道:“天天待在家里,不被闷死才怪!”

  “你他妈在咕哝什么?”唐龙冷冷问道。

 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唐小波低头吃起饭来。

  ……

  第二日,赵家大院。

  赵家所有人正在会客厅召开家庭会议。

  赵万成坐在上座,眉头紧皱,脸色深沉。

  “三天了!三天了!,你们知道工地损失了多少钱吗?你们一点线索也没查出来吗?”

  各房纷纷耷拉着脑袋,不敢吭气。

  他们倒是想查,可是闹事的人早就跑的无影无踪,他们拿什么查?

  然而只有赵初然心里最清楚,已经有人赔过赵家的损失了,只不过一时半会还拿不出那么多钱来,说要等一段时间,才能把钱筹齐,这件事想必是陈飞的功劳,她是越来越佩服他了。

  由于赔的钱还没到位,她也不想过早把这事告诉大家,万一到后面钱没到手,她可就成了众矢之的了。

  赵仁眼珠子一转,他知道这件事要是不查个水落石出,各房以后就没有好日子了。

  这个时候,急需要个背锅侠。

  一想到背锅侠,陈飞无疑是最好的人选。

  虽然陈飞手里卡着青囊集团和赵家合同纠纷三亿的违约金,但是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了,如果不把矛头指向外人,按照赵万成的脾气,以后可有得看赵万成脸色了。

  “爸,我觉得这件事肯定和陈飞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赵万成怔了怔,“什么?和陈飞有关?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  赵仁满脸睿智,开始分析起来。

  “爸,你想啊,陈飞是不是被我们赶出了赵家,他肯定怀恨在心,估计策划这件事已经很久了。”

  “而且,当时分公司闹事,大家也去了,陈飞就在现场,他完全想不到我们也在不远处观望。”

  “大家也看见了,没过多久,陈飞就带着那群闹事的人离开了,想必就是给他们发劳务费了。”

  经过大房赵仁的提醒,似乎赵家人瞬间就明白了。

  还莫说,这真的有可能是陈飞搞的鬼。

  没想到,陈飞居然是这样的人。

  赵义也跟着起哄,“爸,我看错不了,陈飞本来就打过人,坐过牢,一定是在牢狱里面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,他肯定是找了这些人来搞的事情。”

  赵万成勃然大怒,怒拍桌子,恶狠狠地盯着赵初然:“赵初然,这就是你的好老公?虽然赵家把他赶出家门,但是平日里还算对他不错,如今却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,你作何解释?”

  赵初然极坏了,气得直跺脚,“爷爷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,陈飞他……”

  “好了,别说了,马上叫陈飞过来,我要当面和他对峙!”赵万成直接抢话,“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做的,你就和他离婚,我们赵家没有这样的女婿!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