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典藏书城 > 特种兵皇后,驾到! > 番 外 篇 之侍卫选拔赛11 君君,我想犯罪了!
    落彩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https://www.dcsh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    唐琳猛然醒神,条件性反射,柳腰一扭,右脚一抬一伸,朝着身后的人猛地送过去,“去死”

    来人似乎功力极高,并没有因为唐琳七成功力的一脚给踹远了,而是双掌挡住唐琳那一脚的力量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原来参加侍卫选拔赛还有这等高手来人勾了勾薄薄的唇角,笑容里有着对唐琳不出的欣赏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”唐琳转过身,冷冷地瞄向那在两米之外雨中的挺拔身影,此时天色已经很昏暗,来人脸部轮廓不是很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自然与你一样”来人朗笑道。

    唐琳可没什么心情跟这样的人打哈哈,依旧冷问“姓名”

    “方寒。”

    方寒有点熟悉

    唐琳回忆一下,突然眼眸闪光,对了,那不是方才她收旗子时无意间看到的一个选手的名字吗

    她看过去,有些惊讶的看着方寒,话中却有着不少的欣赏。“原来大内侍卫选拔赛还有你这等高手”这要是把此人挖到侍卫部当差,那对侍卫部而言,绝对增加了不少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”方寒轻易察觉到了唐琳的出神,“你一介女流,竟能抵达这帝临峰,事挺大的,我方寒从不夸人,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女高手”

    唐琳呵呵一笑,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方寒扫了一眼唐琳摊开在地上的外衣,外衣里堆满旗子,他讶异问“你想帮助所有人通关”

    “是,有问题我一向这么好心的”唐琳给了对方肯定的答案。“不过下手有点快了,阁下要是想拿回自己的旗子,请在这里找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没有过去拿。“现在天色也黑了,又下着雨,上山容易,可这下山却难了。”

    唐琳把剩下的旗子都收拾到衣服里,再把衣服扎紧背包袱一样背在肩上,而后转头对方寒“阁下要是不懂得如何下山了,尽管跟在女子身后,但女子不保证是否能安全抵达地面。”

    罢,唐琳往边上走去,方寒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,然后跟上唐琳的脚步。

    到了岩壁边沿,唐琳在岩壁下方伸了伸手,随即一条藤蔓被她拿了上来,而藤蔓的下方,是一片深不见底光秃秃的陡壁。

    方寒在唐琳身边蹲下,惊讶地问“姑娘怎么知道这里有青藤”

    唐琳“上来的时候,有人打算顺着青藤爬到顶峰,差点就出事了。藤蔓有毒,而且顺着藤蔓下去都是光秃秃的岩壁,没有任何树木可依靠,一旦抓不稳藤蔓,就会掉到地面。”

    “明知道有毒,你还碰”这个女子,未免也太不怕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吃了解百毒的药,所以没有出事。”到这,唐琳看向方寒,也只有如此近的距离,才看清楚他一点,有张轮廓分明的脸庞,不难看出是个英俊的男人。“我知道你武功高,但这藤蔓上的毒素就针对有内力的人,且内力越高越容易出事。这藤蔓是没毒的我确定,之所以有毒,是侍卫部为了防止比赛的人走捷径,才在藤蔓上施了毒,因为对一个会轻功的人而言,顺着藤蔓抵达峰巅,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,而参加侍卫选拔赛的人,大部分会轻功,因此侍卫部才会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方寒赞道“没想到你的分析能力这么好,谁又会想到藤蔓有毒,而谁又料到是侍卫部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了这么多,你确定自己要顺着藤蔓下去”天色已经黑了,唐琳可不想再与这个男人孤男寡女呆在峰顶,方才他突然把自己往地面按下去这件事她还没跟她算账呢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”突然的,他看着她的眼睛,轻轻而诚恳地道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唐琳眨了眨眼睛,此时雨了许多,眨眼睛也没那么酸涩了。她看着方寒,很惊讶他这句话,“什么意思”

    方寒解释道“之前把你当坏人了,我以为你要销毁所有选手的旗子,才出手想要教训你,其实,我没有想要那样对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不假,唐琳听出来了。“好,这个帐我就不跟你算了,我们还是赶紧下去,这里没什么好呆的。话回来,我没有多余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的身体百毒不侵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”唐琳半信半疑,但没有多想,握住绳子,先行往下方一跳,就这样顺着藤蔓像条美人鱼一样往下滑下去。

    方寒也没多加逗留,见唐琳下去了,他紧接着也抓过藤蔓跳了下去,与唐琳保持两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上峰巅花了大半天的时间,可下去的时候,用唐琳的时间来算,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了地面,她还没有决定好先干嘛,一堂邪魅的身影就出现在身后,“唐姑娘,旗子都给属下吧,属下让其他侍卫拿去给其他选手。”

    唐琳感到诧异,一堂怎么知道其他选手的旗子在自己身上的还知道她从这条路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很累,她没力气问那么多,把包袱放到一堂手中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一堂拿包袱前脚一走,方寒就下来了,他看到有一个远去的身影就问唐琳“那是谁”

    唐琳打了个呵欠后,无精打采地“是侍卫部的人。他知道我帮了所有的选手,就拿走了旗子。反正所有的选手都通关了,别担心。我现在很困,要回去睡觉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没给方寒任何回复的机会,唐琳就往军营方向走去了。方寒看着那个远去的倩影,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还没回到军营,就有几名侍卫骑着马并牵着一匹骏马来到了唐琳身边,其中一名侍卫“唐姑娘,上马吧。”

    唐琳想也不想就知道这是御圣君安排的,她踏上那匹骏马,一甩缰绳,“驾。”

    回到军营,唐琳直奔御圣君的营帐去,到了营帐里,也不管御圣君在不在,直接倒在了卧榻上,闭上眼睛之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会御圣君回到营帐里,看到唐琳泡了那么久雨水的衣服也没换就睡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霜,去给皇后准备一套合身的男装。”

    向营帐外吩咐了一句后,御圣君走到塌边,亲自替唐琳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地褪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霜准备衣服来到营帐外,“主子,衣服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霜应声撩开营帐的帘子进入,望过去的时候,脚步一顿,脸也在这一瞬红透。

    唐琳虽然盖着被子,但上半的身子却寸缕未遮,被子没有完全遮盖住,而御圣君正替唐琳擦拭着有些湿哒哒的脸颊。

    一霜马上移开视线走过来,匆匆放下衣服转身就走,“主子没什么事,一霜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御圣君微皱着霸眉看着那仓皇而逃的身影一眼,然后回过了头,正要拿衣服替唐琳穿上时,唐琳似乎梦到了打斗场面。

    “哈看我的如意双拳”梦中,她化身女英雄,双拳一出,狠狠教训地痞。

    而此刻在御圣君眼中,她不仅大声梦话,却突然用力扬起双臂,紧接着,她骄傲的地方就如波浪抖了几抖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御圣君无力地移开视线,深深地呼出一口气,仿佛此刻呼出的不是气,而是自己的耐力。

    安林来到营帐外,问一霜“皇上可在里面”

    一霜的神色此刻还别扭着,低低了一句,“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皇”

    “安总管你干什么”安林突然要大声唤御圣君,一霜见状,吓了一大跳,立即捂住了安林的嘴巴。

    安林把她的手拿开,莫名其妙看着她,“自然是要问问皇上今晚回不回宫里。”

    一霜低下头,红着脸“你别问了,皇上和唐姑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安林还察觉不到一霜的不对劲,“正好一起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别,主子和唐姑娘他们正、正在”

    “正在什么”这一霜今晚是怎么了,话吞吞吐吐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御圣君的喝声传来,“都给朕住嘴没有朕的命令谁敢再一句,自己把自己的头砍了”

    这一下,安林总算知道怎么一回事,他扭捏的推了一霜一下,压低嗓音“不早。

    一霜脸色更红,娇瞪安林一眼,“这种事,你让我怎么。”

    深更半夜,唐琳在营帐里醒来,伸懒腰的时候身上的被子滑了下去,低头一看,立即,“啊”

    顿时,周围无数的营帐亮起了火光。

    半躺在一侧看地图的御圣君无力地瞟了一眼正惊恐的唐琳,“别那么大惊怪,朕做的。”

    唐琳猛地侧头看过来,此时御圣君淡定从容看着地图,身上裹着一袭白衫,青丝披着,没有任何装饰物,这形象,何等妖孽又不失阳刚。

    这下,惊恐转变成了惊艳。唐琳猫儿一样爬过来坐在御圣君腿上,圈住他的脖子凑近他的俊脸,笑得有点猥琐,“君君,我想犯罪了允不允许允不允许允不允许”

    御圣君无力地白了她一眼,“不是允许了吗”

    “嗯”他几时允许了唐琳纳闷的皱了皱眉,只是才纳闷一下突然身子僵住,视线惊恐地往下移动。

    他怎么、怎么能在瞬间就有了反应

    看到她这副表情,御圣君心情无比美好,“傻女人。”

    作者话咳咳,亲们,彩彩开了新文,请大家去收藏推荐留评阅读哈拜托啦至尊女皇,废柴千金逆天book26238350585065给力 "hongcha866" ,看更多好看的!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