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典藏书城 > 重生之我的快乐我做主 > 番外 叶眉(上)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女人啊,”总台小姐显然注意到刚才的动静,“和她旁边那个女人是一伙的,上去之前还打了个电话给1208房,”她压低了声音,流露出一丝鄙夷,“问人家要不要特殊服务,估计已经谈好了价钱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那种女人,还装什么清高?”那男子冷哼道,“你去叫几个保安过来。”

    总台小姐立刻会意,在他们这种酒店安保部门的外快就是通过抓卖淫嫖娼,不过一般只针对住普通套房海外人士,一来这些人对大陆的政策法规不熟,最好讹诈,二来这些人都是生客,抓了之后没有什么后顾之忧,三来住普通套房的人一般都没有太强横的背景,不怕得罪人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每个酒店都会把这种特殊服务外包给别人做,收取一定的费用,同时也给予一定的便利,对于私自接客的“小姐”们则是由安保部门积极配合警方打击,也算是一条潜规则了。

    但一般的小警察是没有权力进入五星级酒店临检的,除非接受了市局的布控,所以本酒店之内的这些行为大都由保安们来抓。

    总台小姐有些为难地看着那男子,“可是1208是总统套房。”

    住得起总统套房的人非富即贵,保安们从来不敢对豪华套房以上的房间动手,对总统套房更是敬而远之,这些权贵可不是他们小小保安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总统套房又怎么样,不就是高级一点的鸡。”那男子恨恨地说,刚才陈竹的傲慢极大地伤害了他的自尊,他徐飞在H岛上黑白两道谁不要给他几分面子,不过一个高级妓女竟然敢这样慢待他,气得已经失去理智的他才不管什么总统套房普通套房的,他要那个女人跪在他面前求饶。

    再说总统套房又如何?这些权贵最怕的就是这种丑闻,就算真抓了他们也只能一声不吭乖乖认了,传扬出去可以让他们身败名裂,徐飞脸上滑过一丝狠辣。

    见几个保安畏首畏尾的样子,他无限鄙视地看了他们一眼,拨通了市公安局的电话,“林哥,我是飞子,我给您举报个事儿……在丽晶这边,有人卖淫嫖娼……对对,那两人让我很不爽,好好教训他们一下……,哈哈,行……”

    陈竹在电梯里幻想自己等一会儿突然出现在陆彦门口,把他吓得呆滞的样子,嘴边就忍不住浮起诡异的微笑,那笑意浓得连她脸上的大墨镜都遮不住,站在她身边的莫兰偷偷在心里感叹,恋爱中人的智商果然为零。

    陈竹站在陆彦的房门口笑得一脸奸诈,使劲儿地摁着门铃,立刻惊动了住在陆彦隔壁的傅宗义,训练有素的他第一时间拉开房门,发现是陈竹之后脸上掠过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陈竹回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他忍不住笑了,这对小情人对这种给对方惊吓的游戏实在是相当热衷,他也见怪不怪了,于是默默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陆彦正不停地挂着陈竹的手机,刚才她话说了一半就挂断了,现在回拨过去却一直没有人接,他的眉烦躁得蹙了起来,门铃却还在不断地响着,通常五星级大酒店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,就算有敏感的傅宗义也会第一时间出面解决,可今晚实在有些反常!

    他被烦得受不了走到门边,通过猫眼看出去,是个女人,披散着头发,戴着一副大墨镜,还在不停按着门铃,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脸,可这身影化成灰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这个小妖精!他控制不住激动拉开门一把把她拽了进来,莫兰在对面的房间看着陈竹被拉进了门,才放心地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妖精,居然敢骗我!”陆彦狠狠地吻住她,含糊不清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骗你?”陈竹得意地回吻他,“知道你今晚寂寞,需要特殊服务就立刻上来……呀!你干嘛?”

    陆彦一只手紧紧搂着她,一只手可没闲着,正使劲儿拉扯着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陈竹一把摁住他的手,“不准用撕的!”

    陆彦有个坏毛病,对她复杂的衣服很没辙,总是搞不清楚怎么拉怎么解怎么脱,每次当解不开脱不下来的时候,就用蛮力撕扯,弄坏了好几件她喜欢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说这样很MAN,但对爱惜衣物的陈竹来说是很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陆彦急了,放弃对她衣服的摧残,好在她今天穿的是裙子,一把撩了起来走了捷径。

    “啊!”陈竹低叫一声,“你怎么……昨天不是刚……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衣着整齐,可却又如此亲密,一种说不上来的羞耻感和刺激感交织在一起,让她的脚趾头都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乖……我爱你……永远不要离开我……”陆彦眼神狂乱,不停地吻着她的额角脸颊,在她耳边粗喘低喃。

    陈竹神智早已出逃,只是紧紧攀附着他,一直沉沦下去……

    陆彦爱极了她失去冷静的样子,放慢了速度,有意折磨她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爱我吗?”他低哄道。

    陈竹蹙着眉,眼波流转着媚得入骨的光华,娇嗔地瞪着她,故意咬着唇不回答。

    他有的是耐心,不住地厮磨着她,刻意让她难受,逼着她低吐爱语。

    直逼得她埋在自己脖颈低泣,“你这傻瓜,我怎么可能不爱你?”

    两人正无限风光旖旎地缠绵着,门口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敲门声,“开门!开门!”

    两只交颈鸳鸯都是一惊,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陆彦皱眉,“别管他们,傅宗义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陈竹却没了心情,急忙惊惶地退开,径自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“小乖,”陆彦叹了口气,伸手拉她,却被她一掌拍开。

    “还是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陈竹心里越来越不安,隐约听到门口傅宗义和莫兰的声音,还有那几个粗着嗓子的人在嚷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傅宗义和莫兰冷着脸挡在门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警察,”两个警察亮出了证件,“有人举报这里卖淫嫖娼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莫兰斥道,“里面是我们总裁和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不要以为有几个钱就可以违法,赶紧把门打开把结婚证和身份证拿出来,你们两个再挡在门口就是干扰执法!”带头的警察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同志,说话也是要讲证据的,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里从事不法活动?”傅宗义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电话录音和监控录像,别废话,开门!”警察回头示意酒店的保安用磁卡开门。

    傅宗义和莫兰自然不肯,上前一拦,反手一掰,就把保安整得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袭警!”警察眼里闪过一丝戾色,掏出了腰间的枪。

    傅宗义嘲弄地撇撇嘴,毫无惧色,正准备将枪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陆彦终于把门打开了,一脸阴沉,“到底在吵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陆总,”傅宗义立正低头,为自己没尽好保护的职责,惊扰到陆彦而感到抱歉。

    几个警察和保安被陆彦目光一扫,都感到一股威压,不禁瑟缩了一下,住在总统套房的人果然不简单,心里便有了几分退意,特别是看到开门的这个年轻人衣着如此整齐。

    他们手上的摄像机、照相机装备齐全,可是人家穿得整整齐齐,饶是做这行多年,他们也有些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屋子里或许还有线索,何况这是局长交给自己的任务,灰溜溜地回去领导会怎么看自己?一思及此,几个警察又觉得有了几分底气。

    “警察临检,希望你们配合!”晃了晃证件之后,就将陆彦推到一边,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陆彦冷冷一笑,也未加阻拦。

    几人进去后看到的是一个女子衣着齐整,神态自若地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他们,手边还有一杯咖啡和一大叠文件。

    整个套房干净整洁,仿佛刚刚入住尚未使用过,浴室干净清爽,连床上都没有一丝褶皱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这现场也做得太干净完美了些吧?

    连傅宗义和莫兰都暗自奇怪,身为贴身保镖的他们怎么不知道两位老板的感情深厚?这两人恨不得整日在一块儿痴缠,进来这么久干柴烈火居然没有燃烧起来?难道他们在一起都是谈公事?

    不由得对陆彦和陈竹肃然起敬,原来他们真的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啊!一个堪比柳下惠,一个则是贞洁烈女,是他们自己思想太邪恶了……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可以请问一下,我们犯了什么事吗?”陈竹交握着双手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只是冷冷的一眼,就让他们感到一种属于上位者的威压,和刚才那个年轻男子一样,两人的身份地位肯定不一般,能住得起总统套房的人可能是普通人呢吗?

    警察和保安不由得暗暗叫苦,这种权贵不比一般的平头老百姓,没有捉奸在床,就没有任何证据,想要诬他们就困难了,这一次可算是夜路走多碰到鬼了,人没整到,可能反要被人整一把。(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om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!)
    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dcshu.com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